http://www.ynttk.com

怎样的教育才是真正的精英教育?

  我在多种场合讲过,在这个真实的世界中,能够真正深度影响和改变这个世界的,一定是少数人。亚当斯,曾任美国第二任总统的建国之父,他就说过这样一句话,“任何社会在任何时候最终都将是由精英统治”。我说的能真正影响和改变这个世界的一定是少数人,我的理解,他们就是社会的精英。

  成为精英,是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或多或少的期许。今天在微课里听课的各位一样,如果不是希望自己精进,至上,如果不是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,你不会花费这个时间来听我的唠叨。但现实中我们对精英的理解千奇百怪,多有误解,甚至偏见。

  我也说不清当下的中国有没有真正的精英(潜意识我相信有),但我坚信中国曾经有,未来更会有。到底什么样的人才算是真正的精英?

  如果一个人在身体和精神不能实现自立,还需要依附或寄生在别人的身上,不管他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,哪怕是达官贵族,别说是精英,连起码的完整的人都算不上。一个完整的人,起码要具备两个必备要素。一个是生存力,尤其是独立生存的能力。这个能力是成为一个完整人的最根本支撑,这其实也是教育的前提和根本。另一个能力是人格力,这是一种精神力,有了这个能力,与生存力结合,一个完整的人才会产生。其他的能力,其实都是从这两个基本能力展开的。

  记不清是谁说的话了,“杀死一个人不用暴力,思想控制胜过最尖锐的武器”。 “自由比生命都重要”,这句话我很长时间不太理解,直到我做了教育。因为,没有独立,哪来自由?不能独立,就不会有真正的健康人格,健全价值观。没有这些,还能算个完整意义的人吗?只有具备独立能力,健全人格的人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人,只有完整的人,才有可能成为这个社会的精英。

  科技巨人的诺基亚有说过这样一句话,“我们没有做错任何事情,但我们失败了”。中国台湾的零售超市巨头大润发去年被阿里兼并的时候也从说过,“我们没有做错任何事情,我们败给了这个时代”。这个时代是一个充满未知,不确定性加剧的时代,随着人工智能、生物技术和基因技术的发展,未来的不确定挑战将更加严峻。这样的时代被成为乌卡时代。在这样的时代,如果我们不能拥抱变化,如果我们不能有跟得上时代的学习力,尤其是终生学习的能力。有了生存力和人格力最为基础,再有终生学习能力的加持,一个人才具备成为社会精英的基础。

  精英不是贵族,更不是有钱人就是精英。延伸到精英教育也是一个道理,不是贵族教育就一定是精英教育,更不是有钱的教育就是精英教育。最典型的就是当下的很多名校,很多的贵族学校,他们培养出来的不是什么真正的精英,而是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。因为,他们缺乏应有的社会担当,没有胸怀天下的肚量。他们处处从自身出发,所有的利益都优先考量的是自己或自己的小团体。这样的人,无论有多高的文凭,多殷实的家底,多好的产业,他们都够不上精英。精英,是更精神的更灵魂层次的能量,最主要就是是否有社会担当,能否胸怀天下,能否具有家国情怀。

  真正的精英一定是有家国情怀,他是要有整个更为宏伟更为伟大的目标来驱动,有理想来驱动他的。我2007年有幸结识美国CA主席王嘉廉先生,并与他的机构有了十多年的合作。他是华人中的绝对精英,翘楚。但现实中我们很少有人知道他,更不知道他的影响力和贡献。某种意义说他是微软比尔盖茨的行业导师,但他身后更让我,让世人尊敬的是他发起筹建的唇腭裂基金会——微笑列车基金会。这是世界最大的唇腭裂免费救助机构,仅在中国就挽救了30万个孩子,最高峰时,在中国每5分钟就有一例他捐助的唇腭裂手术。但我们很少有人知道他,也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基金会。但王先生的社会担当,深度影响和改变了这个世界一大群人。

  未来社会,各种竞争会越来越激烈。按当下的孩子身体素质状况,仅就身体好这一项,其实你就打败了绝大多数人。现在的孩子,不仅连基本的独立生存能力不具备,就连最根本的吃饭、穿衣、走路都不会了,这是最基本能力的退化。这种结果,还真不要把责任推给保姆,更不要把责任推给独生子女——越是独生子女不应该更加注重能力提升吗?

  身体特别胖特别胖的孩子,心理或人格上或多或少存在些问题。胖,喜欢吃,又不运动,慢慢就形成了恶性循环,进而会对自信心等造成连带的影响。其实胖从科学上还有一种解释,胖会影响你的大脑发育。因为大脑运动是不灵活,智力也会影响。所以说身体上的能力非常非常重要,这是前提和基础。我们只要不想依附别人,那我们首先身体上要健康,要康健,对不对?这才可以。中国教育假陶行知先生说得很好,好的教育就是“野蛮其体魄,丰富其灵魂”,这是养育孩子最重要的事情。我们知道美国藤校是培养精英的学校, 其实,藤校本身就是个体育联盟,那现在成为世界上最顶尖的名校。现在的藤校招生,如果你在竞技体育或体育方面有特长,那会优先加分的。上个世纪40年代50年代,美国有个叫蒙特迈尔办公还有这个学校一个中学,他选择报藤校报这些名校的比例,其实他们成绩特别不好,最好的成绩只是达到B,连B+都没有。但这个学校最牛的时候,一个班里25个,全部被哈佛录取。到现在为止,去年的数据,80人参加考试,还有五个因体育因素特殊被哈佛录取,而且这五个人也没有所谓的A成绩。

  以上是我对精英的粗略画像,不知大家有没有结合自己做个对比?我相信,每个人都有向上的朴素愿望,内心都有一个或隐或显的精英夙愿,有人为自己,有人为子女,也有人为更多的他人。那怎样才能成就真正的精英呢?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或路径,有没有什么捷径呢?

  有人说中国是没有真正的精英教育的,这个观点本人不敢苟同。我认为中国从古至今都是有的,中国最先进行精英教育的,而且中国的精英教育做的比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极致都系统。只是近现代,我们落后了。

  信念系统,是一个人的底层代码系统,是一个人看世界的最基本态度,是一个人最根本的认知意识和思维模式。精英,包括成就精英的父母或老师,即使自己还没有真正成为精英,但也一定要具备精英的基本信念系统。

  这个信念系统构建,与钱,与地位,甚至与见识都没有太大关系,或没有根本联系。

  今年九月1日,我用时155小时,在欧洲的阿尔卑斯完成了一场360公里的超级越野赛。这个赛事的完赛率大概一半多点,整体爬升26500米,下降27500米,折合大概从平地开始攀爬和下降了三个珠穆朗玛峰。走之前,我去和家人告别,我的哥哥嫂子,他们都60多了,我问他们,“你觉得我能完成吗?”“能啊,你从小就身体好,不服输,怎么会完不成?”我的母亲一个字不认识的人,今年近90岁了,她的信念系统里,她小儿子 “无所不能”,她对我的相信,更是到极致。

  西南联大,在转乱的时代培养了那么多的社会精英联,想今天一些列国内著名高校,我真的感慨万千。请各位一定要明白,你拼死拼活进入的所谓名校,哪怕就是北大清华,你接受的也不一定是真正的精英教育。最根本的是这里,没有帮助学生建构精英的底层代码系统,亦即信念系统。

  构建精英的信念系统,首先孩子的父母,其次是学校的老师。父母、老师不是精英,也能培养出精英的孩子。但我确信,站不起来的老师和父母,一定培养不出来精英的下一代。因为,精英的最核心支撑是独立的生存能力和独立的思想。

  精英的信念系统是精英的底层代码,这并不必然能把孩子培养成精英。成就精英还需要系统的,持续的投入和修炼。

  这里的相信与尊重,与真爱是一个意思,是没有条件的。请您注意我说的相信,之后是句号。尊重是成就精英精神前提。没有相信,我们很难真正放手。不放手,孩子怎么独立成长,怎么自立?不自立,连基本的生活技能都不具备,谈何精神独立?

  学习和成长是一样的道理,更是孩子自己的事情。只有我们真正的相信,充分地放手,才能真正变成孩子自己的事情,这样,孩子才能慢慢习得独立生存能力,才能慢慢构建起独立人格。多年前,我有个演讲——《好的教育,是相信的艺术,更是放手的结果》说的就是这方面的内容,感兴趣的可以参照阅读。

  学习和成长是一样的道理,更是孩子自己的事情。只有我们真正的相信,充分地放手,才能真正变成孩子自己的事情,这样,孩子才能慢慢习得独立生存能力,才能慢慢构建起独立人格。多年前,我有个演讲——《好的教育,是相信的艺术,更是放手的结果》说的就是这方面的内容,感兴趣的可以参照阅读。

  因为,一个生命能否丰盈,一个灵魂能否有趣,取决于这个生命的经历是否丰富,是否立体?我无法想象,一个孩子天天学校——辅导班——家三点一线日后会是怎样的生命状态。我们DE有句话说,“所谓成长,就是经历。所谓卓越就是经历非凡”,没有非凡经历,哪来卓越人生?

  ——如果我们只会考试,我们最终得到的只是分数,我们关注的生命方式则得不到好的发展。

  ——有人问,什么样的经历对成就精英有帮助?这取决于我们对经历做如何解读。其实,经历本身并无好坏,优劣。但有些经历对成就精英可以有事半功倍的效果。比如,能突破自己认知和行为能力的经历,其实也就是冒险的经历。其实,生命的成长过程就是冒险的过程,只是,我们对冒险,对安全存在不正确的认知而已。对冒险的回避,说到底是对成长的拒绝。还比如受挫的经历,这对生命的成长和健全人格的形成有着不一样的影响;还有团队合作攻坚克难的经历等等。

  再次,精英教育还需要构建一整套自驱的认知和行为系统,还需要有一系列的实践。

  社会有广泛观点说中国没有真正的精英教育,更有甚者说中国不具备精英教育的机制和环境。我不同意,我认为中国有,而且一直有。哪怕就是封建社会,哪怕是动乱的时期,也是有精英教育的。比如封建社会的家堂,抗战时期还出现西南联大那样的旷世精英教育。现在中国的精英教育,可能不在官方,而在民间。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当下教育存在深层的功利,在认知和行为上是不能真正按精英思维做的。

  真正的精英教育,一定要生命回归自由,一定要摒弃唯分数,唯升学的的功利。有人说,欧美的精英其实更注重考试的,更残酷的。我坚信,此考试非彼考试,我们应该从本质上谈探究和分析,而非表象。一个为功利,一个是为兴趣和理想,两者怎么会一样?

  就如同我们对困难的看法,我刚刚完成一场360公里,爬升36500米爬升的超级越野跑,但我真的没有感觉真正的困难,但我周边有很多人对平地跑10公里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去年的美国费城国际音乐节,我们带了我们精挑细选的十多个孩子参加了。在国内,这些孩子都从小进行了大量的专业训练。我们满以为会为我们争光不少,但结束后,费城音乐节了大师们给我说,我们的孩子“表演”的很好。一个是为表演,一个是把音乐融入生命,两者一定不同。

  古语说的好,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,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,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。精英是高能的圈子,高能的能量场。他们各自自带高能,每个人自己就是能量源,自己就是能量场。这样的能量场相对闭合,只正能量相当的人才可能真正进行深度对话和互动。就如同DE,我们全球各地荒野的100公里徒步,我们纯荒野的野外极限生存,很多人无法理喻,怎么会有这样一群人?

  进入这样的能量场,不能只外求,更重要的是不断提升自己的能量,不断内求。如同幸福一样,从根本上说,真正的幸福不是寻找来的,是不断改变和提升自己之后吸引过来的。寻找高能的精英能量场也是如此。

  精英成就之路很漫长,更系统。就光我的课程,也不仅是今天这一堂课就能讲清楚。光这方面的课程文字就近30万字,如果系统完整讲完可能需要一个月。如果加上实践,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。所以,今天的微课,算是抛砖引玉,如果感兴趣,各位可以继续关注DE,继续关注我和我们的学校。谢谢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